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归也要办俗事【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34:24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人家也放了我的鸽子

妈说,我给你相好了一门亲,对方也是海归,也是著名的未婚青年。他爸爸是我早晨跳舞的老搭档,也跟我一样,愁掉一颗门牙了,求你给我个面子,去相亲吧。

这就是我的老妈,从我踏进祖国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天天逼我尽快成亲。

29岁了啊,妈看着我说,你真要愁死我了。

都21世纪了啊,都在博客上抒情了啊,怎么还相亲?苍天啊大地啊,我求了几次,说自己这周要去攀岩,约好了朋友,网上发的帖子。但我妈可不理我这一套,告诉我,这礼拜六,北海公园门口,9点,你必须去!

我才不去呢,打算放他的鸽子。但嘴上我答应了妈:“放心吧,领导交给的任务我一定完成。”

周六早晨,我一身休闲哈韩服装,开上那辆奇瑞,直奔北京郊区。让那海归在北海门口傻等吧,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

去晚了,到了之后才发现人家早就在等我了,5个人,第一次见,全如我一样的打扮。有帅男两只,美女三个。其中一名帅男,我觉得面熟,好像哪里见过。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请问,你妈贵姓?”

气晕。这不是周星驰的电影台词?我回说:“你爹贵姓?”他报上全名:“陈大庆。”

他爹是陈大庆?我的妈啊,我真晕了,陈大庆就是我老妈每天的舞伴,而我去相亲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放人家鸽子,人家也放了我的鸽子!我们一同笑,笑得别人都以为我俩一见钟情了。因为,我们的爹妈早把对方照片给了我们,我对他说:“我说怎么看你怎么像我手下员工呢。”他气得骂了我一句,用英语。我回骂了他一句,用法语。

这就是我和陈亚州的第一次见面。晚上回去,我把和陈亚州的合影给老妈看。老妈说:“天啊,你们进展太迅速了,不是说去北海吗?”“哦,”我说,“后来觉得那里太温吞,换了个地方。”

那张照片,陈亚州手搭在我肩上,我们好眉好眼笑着。陈亚州说:“从此后,我多了一哥们儿。”

我给你做媒吧

我就这样成了陈亚州的哥们儿。吃吃饭泡泡酒吧什么的,好赖是混在一起。陈大庆乐了,我妈也乐了,不白让他们操心。

可我们只是哥们儿,成了周末玩友。他有一辆越野吉普车,周末,我穿上迷彩服,然后把车开得很猛,把北京周围几乎玩遍。看我如此男人,他说:“还好,没有和你这样的女孩子谈恋爱,不然真是让人消受不了。”

我鼓励他去追求我们公司的美女娜娜,娜娜真是名如其人,声音如林志玲,媚态如范冰冰。我说:“我来当媒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约他们在后海见面,陈亚州很满意地说,这次还真没骗他,是美女。他喜欢美女。

我们三个喝啤酒,娜娜小口喝,只喝一杯,我和陈亚州吆五喝六不算,还一瓶一瓶地干,然后对吹,从国内吹到国外,从禽流感说到徐静蕾博客。总之,娜娜基本上成了摆设,后来我知冷落了人家,于是为他们租了条小船。我说:“你们上船去聊吧,我一个人到岸边溜达溜达。”

他们上了船,我开始觉得黯然。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上岸,陈亚州问我,一个人可孤单?我说:“不,玩得很尽兴,有美男若干来搭讪。”他笑笑,说:“我们也很开心。”

回头娜娜却对我说:“他好闷啊,半天不说话,你不是说他很能说?”

“你们还不熟。”我是这样对娜娜说的。第二天我问陈亚州:“为何娜娜对你不满?”陈亚州气愤地说:“看你介绍的这美女,也太弱智了吧,就知道说化妆品,脸涂得那么厚!你拿我开涮吧。”我也急了,我说是你让我给你找花瓶的!他更急了:“那也得找一个和你差得不能超过90%的吧?”

我们吵得很厉害。最后,他忽然说:“要不,我收容你、改造你?要不,咱俩共同进步吧?”

我呆了呆说:“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我还没玩儿够。”

那得跟着师傅睡

我早就说过了,等到35岁再结婚,凭什么年纪轻轻就得结婚,然后再拉扯个孩子?受不了!何况,我从前就被一海归男人给甩了,然后才一下狠心也去留学。我心理有障碍,不喜欢海归,认为他们好高骛远,洋洋得意,有半斤说成八两,明明是一尺说成一丈。所以,我坚决抵制海归,他们眼高手低不说,大概连个土豆丝都不会炒。

情人节,我一个人满大街转,接到电话,是陈亚州。他说:“如果觉得太孤单太可怜,我可以陪你,不过,每小时30块。”

我不屑,他笑着说谁让咱帅呢。说实话,陈亚州长得不难看,特别像盗版陆毅,比他还高点儿。这么帅的男人,真不让人放心。放年轻那会儿,我会迷恋得不行,但现在,我说,找男人,一找中用的,二才找中看的。

那天我们一点儿也不浪漫,陈亚州说让我过一个终生难忘的情人节,他带我去了超市,然后大包小包地买了东西,鱼、肉、菜,红的、绿的、黄的。他说:“别老说我中看不中用,这次,让你看看我们家祖传的手艺。”

开车来到他的住处,一进屋我就傻了。屋子装修得特别艺术,简洁明了,哪像我的小窝,地主婆形象。厨房更是流畅,居然还有昨天晚上的油焖大虾。陈亚州告诉我,他就喜欢一个人在家做饭吃,那叫舒服,去什么酒吧装小资啊,实在是老土。

一个小时之后,我震惊地看着桌子上的菜,冲上去说:“行啊,哥们儿,原来,你有几手啊。”

烧排骨、炒油麦菜……加上美味的一锅汤。我没有想到,一个海归竟然会做出和厨师一样水准的菜来。后来,我才知道,陈大庆,那是当年北京有名的大厨啊!用陈亚州的话说,我再笨,跟着师傅睡了20年,也会了啊。

“你想学吗?”他问我。

“想想想。”我很恳切地说。

“那得跟着师傅睡。”他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这小子,他这不是吃我豆腐吗?现在,我离30岁还差3个月,可自从天天去陈亚州家吃饭之后,我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嫁衣了。我妈说,一定要在女儿30岁前把她嫁出去,否则人家会说我女儿年老色衰嫁不出去了。我妈问我为什么最后同意嫁给了陈亚州。我说:“因为,吃了人家的嘴短。”

我就这样把自己嫁了出去。说不嫁海归还是嫁了海归,说不去相亲到底还是相了亲,说坚决不生孩子,结果结婚两个月就怀孕了,说要小资到底,结果现在你如果能看到我,我正穿着花棉裤花棉袄给陈亚州煲汤喝。用陈亚州的话说:“什么海归不海归,最后的生活,还要落到脚踏实地上。”

银屑病不在患处纹身

杭州处女膜修复手术哪家好

山西省太原市男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