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七十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

发布时间:2020-07-13 16:13:44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从革命圣地到文化之都1936年初冬,被国民党关押了三年、曾经名扬海内的左翼女作家丁玲,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前往陕北保安。

作为第一个投奔陕北的著名文人,丁玲的到来对中共意义重大。抵达当晚,她就被请进中央驻地最大的一间窑洞,参加专门为她举办的欢迎茶话会。中共高层领导悉数到场,丁玲首先看见的是坐在窑洞门槛上的周恩来陕北艰苦,椅子不够,周恩来便一直坐在门槛上。

1937年1月,中共中央由保安迁至延安,大批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闻讯,冲破重重封锁,从全国各地赶赴延安。几年内,到延安的知识分子达4万余人。延安成了比上海、重庆还要兴旺的文化之都。

在延安,虽然不能给每个知识分子都开个丁玲那样的欢迎会,但中共竭尽所能给予他们优厚的待遇和尊崇:八路军师级以上干部,包括毛泽东本人,每月只有五元津贴,而到延安抗大教书的老师有十元津贴。如果老师们在其他学校兼课,还另有补助

冼星海刚到延安时,吃不下小米。组织上想办法给他弄了两斤白糖。延安白糖一元一斤,价格是重庆的四倍,相当干八路军师级干部小半个月工资。冼星海盘腿在炕上,抽一口烟,吃一口糖,六天不出户,写出了《黄河大合唱》。

虽然在军队干部和老百姓看来,延安给知识分子的待遇已经足够好,但这些文化人似乎并不因此心满意足、感恩戴德。

在延安,扔下锄头拿枪杆子打天下的工农红军被惯称为老干部。知识分子和老干部的出身背景、生活经历有天壤之别,双方在很多方面格格不入。老干部们从枪林弹雨中拼杀过来,纪律严明,生死都听凭组织安排,他们看不惯文化人养尊处优还好发议论,标榜个性,不服从组织安排;文化人和学生也认为老干部和他们理想中的形象有落差,说老干部可敬、不可爱,觉得他们没文化,头脑简单。许多在学校、医院等专业机构工作的知识分子,对党的干部不懂业务却担任领导职位也多有不满。

在延安,知识分子颇为不满的是等级分配制度,比如吃小厨房和有马骑。以饮食为例,当时的延安依据党内职务高低、党龄长短等标准,分大、中、小灶。骑马则是高级干部的权利,文艺界只有周扬、丁玲等干部能骑马。衣料也是分等级配给的,战士和学生穿土布,一般干部穿平纹布,延安外面买来的少量斜纹布给领导和高级知识分子穿,俗称干部服。这些现象刺激了知识分子不患寡而患不均情结,他们在小说、杂文中时常批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有人骑马,有人走路的不平等制度。

政治婚姻和延安舞会1942年,国内外环境风云突变,太平洋战争爆发使抗战形势逆转。历史的抉择时刻即将到来,中共需要为民主建国做充分的军事、文化、意识形态的准备。在此背景下,为整肃作风,清洁精神,统一思想,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在延安展开。

但是,大部分知识分子并没有理解整风的涵义,他们把对延安种种现象的不满集中表达出来,以此配合整风。1942年3月,几篇引发争议直到文革还未平息的作品发表在《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包括艾青的《尊重作家,了解作家》,文章点明:作家除了自由写作之外,不要求其他的特权。希望作家能把癣疥写成花朵,把脓包写成蓓蕾的人,是最没有出息的人因为他连看见自己丑陋的勇气都没有,更何要他改呢?罗烽发表了《还是杂文的时代》,主张应该像当年的鲁迅一样,用杂文来抨击阴暗的角落。

3月9日,丁玲发表了重磅文章((三八节有感》。她以极富同情心和批判的笔触,揭示了女性在延安的困惑和遭际。当时,38岁的丁玲刚刚力排众议,嫁给比她小13岁的陈明,但在延安,大多数女性无法像丁玲这样潇洒地主宰自己的命运。早期延安革命队伍男女比例为30:l,女学生们的到来缓解了供需困难,但男女性别比仍高达18:1。许多未婚女青年被做组织工作,嫁给戎马半生耽误了结婚的老干部。

丁玲写不服从组织安排的女性,在某种场合聆听着这样的训词:他妈的,瞧不起我们老干部,说是土包子。要不是我们土包子,你想来延安吃小米!文章中颇具讽刺意味的一段话是:被逼着带孩子的一定可以得到公开的讥讽:回到家庭了的娜拉。而有着保姆的女同志,每一个星期可以有一天最卫生的交际舞。这句话出处是江青说过的一句话:每星期跳一次交际舞是卫生的。

交际舞由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引入延安,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大力支持,周末舞会雷打不动,盛行一时。领导人支持舞会,一是因为跳舞利于身心健康;二是希望通过舞会鼓励军中将领结识女青年,解决婚恋问题。但舞会在领导阶层内部和知识分子中间引发不少争议。

宁夏订做工作服

大连定制职业装

醴陵订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