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颗流星诉说着一个永恒的爱情荐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2:29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核心提示:当我真正爱上文凯的那一刻起,我就常常对他说:“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而他就回笑着拍拍我的脑袋:“水说,我能感到到你在流泪,因为你在我的心中。”听完这句话,我就会恨恨的瞪着他,而他还是用那一脸令我陶醉的笑颜对着我“你应该是快活的小鱼,不该有泪,记住!” 其实,我也不知这是他第几次谢... 当我真正爱上文凯的那一刻起,我就常常对他说:“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而他就回笑着拍拍我的脑袋:“水说,我能感到到你在流泪,因为你在我的心中。”听完这句话,我就会恨恨的瞪着他,而他还是用那一脸令我陶醉的笑颜对着我“你应该是快活的小鱼,不该有泪,记住!”

其实,我也不知这是他第几次谢绝我了,有时候我好恨自己为什么执迷不悟,哎!爱他,爱他,还是爱他!

文凯是一个高大俊秀的阳光男孩,有清秀的脸庞,但最令我着迷的就是那健康的笑颜,可他的手总是那么冷冰冰的,所以,我就叫他“冷血动物”,也对,不然他怎么会对我的一网情深视而不见?

星期天的一大早,我就爬在阳台上对着他家的窗户大喊:“冷血动物,起床了!“我故意把最后的“了”字说的很长,然后,只看见他怒目圆瞪,双手掐腰指着我大喊:“死鱼,知道了!”我呵呵地笑着,做了个鬼脸,然后促仓皇忙的拿起两片面包去敲文凯的门,我早已猜到他开门的表情:乱蓬蓬的头发,系错扣的睡衣,扭曲变形的脸,尤其是那张大了要骂人的大嘴巴,恐惧!!我正为我的猜想偷笑着,忽然门开了,文凯打着哈欠,我手中的那两片面包,说时迟那时快,就塞到了他的嘴巴里,呵呵,万事OK!

他的家就像我的家,他的父母疼我比疼他多,尤其是他的东西就像是我的东西,可以有“借”无回,呵呵!

突然,他很神秘的凑近我,“喂,死鱼,问你件事?”

“什么事?”我被他弄的很紧张。

“你多大了?”

“16呀!”我愤愤的看着他,本来他这么不关心我!

“那我们认识多久了?”

“嗯?”我沉默“很多很多年了吧!”“是17年!”他咬牙切齿!

“啊?我才16呀!”我疑惑地看着他。

“打你在娘胎,我就命中注定要被你压迫!”他斜着眼瞪着我。

“呵呵,本来如此!”我笑弯了腰。

每天我们所必须的“功课”就是一起上学、放学、开开玩笑,聊聊天,偶尔还吵吵架,这样的日子很美,很美!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也爱好上了文凯!不过,他上了大学后,一切也就变了,他住校了!不过,他会安慰我:“加油,两年后考到我们学校,我等你!”

又是“我等你”三个字,每次他谢绝我时都是这么说:我等你,我等你!但为了他,我还是尽力着,不停地尽力着,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吸收我的,我相信!

高三那年,他突然回来,呵呵,本来这个倒霉的家伙病了,是回来养病的,我“幸灾乐祸”的去看他,可是当我看见他苍白的脸,瘦弱的身材时,我就忍不住了哭了。“喂,傻丫头,哭什么呀?”他说着用手试去我的泪,我握住他的手,呀!好凉!

“你要快点好,不然我恨你一辈子!”我不知该怎么说。

“会的,放心吧,死不了的!“他呵呵的笑着。

大约过了一个月,他就回学校了,可脸还是苍白的。

再见到他,是我捧着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在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义无反顾的对他说:“我爱好你!”了,可是这一次,他仍说:“我等你!”只是伸出了他的右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我看见在他右手中指上套了一只小小的戒指,象是半颗心的样子,“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他问。

我摇了摇头,“是心有所属!”他看看我,笑了。

我恍然抬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去视察,眼前这个忽然变得生疏的文凯,他好像很幸福!他心有所属了!我哭了!

“傻丫头,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小鱼——”他顿了顿“小妹妹!”他把我揽进怀,我挣脱了他的怀抱,飞快地跑了,身后只剩下他孤单的身影。

后来,我一直躲避他,不接他的电话,不给他开门,听见他在宿舍窗外喊我,我会用一个桔子扔他,看见他迎面走来,我会转头就跑。

后来,他很少找我了,我尽力的平均自己的心境,而他尽力地学习着,还用心地交着女朋友。

再后来,我渐渐想开了,缘分已定,也许我们有缘无份吧!任命吧!可我是不会放下尊严去和他讲和的。

那天我的诞辰,他突然来了,再见到他,我依然会意动,其实我忘不了他,其实我还爱他!可是,哎!算了!

“有样东西送你!”他说

我忧郁着接过礼物,拆开来,一只小鱼镶在一个透明的水晶里,小鱼的脸上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我一时感动,哭了!

他认为我想开了,很开心的样子,我不希望文凯难堪,只好强装笑颜,可心里还是酸酸的,痛痛的。

他第一次拿着一只淡紫色的信封来找我:“喂,大才女,帮忙看看写的如何!”

“什么呀?”我疑惑的打开信封。

“是情书呀!”他呵呵的笑着。

“情书?你给谁的?”我恨恨的问。

“当然是我的女朋友啦!”他无视我的感受。

“傻丫头,你好吗?真的好爱好你,爱好你爽朗的笑,爱好你淘气的样子,爱好你可爱的模样……!”

“恶心!”我暗自骂文凯的这封“经典情书”。

“怎么样?”他问,“还好,不错,很感人!”我白了他一眼。

“那就好。”他放心地安慰自己。

上一页123下一页 赞

泊头工服定制

福州工作服订制

北海职业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