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借贷双方都在渴望阳光0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7:19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民间借贷双方都在渴望阳光

30万亿元人民币——据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宋向清介绍,这是目前我国民间资本存量,这个数字占我国2011年GDP总量的64%。过去一年,很多话题都是在这个庞大的资本基础上生发出来的。今年两会上,许多代表委员也在期待,从暗流渐入明渠,民间借贷能早日正名。  借的人伤,贷的人也伤  在外人看来,民间资本是一个疯狂的圈。央行温州支行数据显示,2011年一季度温州担保类融资中介机构借贷资金用于垫资续贷的比例高达63.7%,民间借贷的月息是银行基准利率的3到5倍甚至更高。  在外人看来,民间资本也是一个财富聚敛的圈。截至2011年6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拥有地下钱庄1000多个,借贷规模在2000亿左右。而据央行温州支行上半年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达到1100亿元,有89%的家庭或个人、59.67%的企业参与,当地民间借贷规模占民间资本总量1/6左右,相当于温州全市银行贷款的1/5.  “在温州,人人想创业,人人想当老板。但走向创业以后,资金是严重不足的,只能依赖于外部供血。然而,大约80%的中小企业不可能从金融机构取得贷款,那么它只有转向民间借贷。”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但不是每个参与者都能在这个财富游戏中完身而退。因此,民间资本也是一个悲情的圈。从鄂尔多斯中富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王福金自杀,到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欠款20亿跑路,这桩桩件件让这个圈子看上去更加深不可测,危机四伏。  悲剧的根源是民间资本本身吗?  周德文的答案是否定的:“信泰集团是很多企业的缩影。它们陷入困境,不是因为民间资本出了问题,而是因为没有做好自己的主业,反而盲目扩张,最终风险爆发。”  据周德文介绍,2008、2009年,胡福林的眼镜生意做得不错,银行也都追着给这样的优质企业贷款,于是胡福林收到了大量的资本。但到了2010年,眼镜的利润开始逐渐变薄,从过去的10%下滑到8%。胡福林坐不住了。他把短期的银行贷款投到很多长期的高附加值项目当中,其中,单太阳能项目就投了6个多亿,结果可以说颗粒无收。  2011年,国家政策收紧,准备金率不断上升,新增贷款逐渐下降。下半年开始,大量资金到期,银行不再续贷。但胡福林的战线已经拉长了,钱都已经投出去了。因此,他不得不被迫转向民间借贷。民间借贷的利息是银行的好几倍,结果就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胡福林被迫选择跑路这样极端的方式。  而对于从事民间借贷的放贷人来说,自家也有一本难念的经。“我们也不希望借款人自杀或者跑路,他们还不上钱,下一个自杀的就是我们自己。”某典当行老板刘金金(化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没有法律保护,搞借贷的都是弱势群体。”  据刘金金介绍,如今典当已经算民间资本中最阳光的一种形式了,但仍然没有明确的法律保护,仅有一部《典当行管理办法》,而且还是一个部门规章,这导致在发生纠纷的时候,典当行无法保证自己的权益。  “你把房子抵给我,还不上钱了,我却没有权利去拍卖,必须通过法院申诉程序,把房子判给我了,我才能开始走拍卖程序。三审结束一年过去了,这其中我们的损失是无法计量的。”刘金金表示,“损失一年的钱还算好的,如果申诉失败了,搞不好我们还被判个高利贷非法集资,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据刘金金透露,在拿不到钱的情况下,贷款方有时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比如守在欠债人家门口,也不排除有恶语威胁的现象发生。这让欠债人想破产而不得,只能跑路。  刘金金呼吁,希望国家尽快出台相关法律,这样不仅能够保护借贷双方人员的权益,也能让借贷和投资在更阳光透明的程序中进行。  借贷双方都在渴望阳光  我国民间资本存量目前高达30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去年我国GDP的64%。在温州,2010年,其民间投资已是国有投资的2倍。从中小企业资金来源来看,民间借贷与银行贷款的比例大致是7:3.  许多商人和官员都认为,民间资本在中小企业的运营中起到了不可缺少的作用。  北京温州乐清商会常务副会长俞建平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温州家家户户都有企业或作坊,需要的资金量很大。在贷款困难的情况下,只有民间借贷能够弥补这块缺失。  温州市市长赵一德也认为,民间资本已经成为温州改善投资机构、推动经济发展、调整产业结构、繁荣城乡市场、改善民生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难以取代的重要力量。  这大量的民间资本如今就像一股暗流,汹涌在民间的各个角落,然而,却一直无法得到法律的承认,或者说,被法律束缚着手脚。  对民间放贷人而言,以个人名义给企业贷款是合法,以企业名义却变成了违法。  对典当行业而言,典当的过程是合法,在发生纠纷时却没有法律保护。  对小贷公司而言,成立村镇银行是合法,但却必须牺牲掉20%的股权给商业银行。  对民间投资而言,近年不仅有“36条”还有“新36条”,但却始终无法进入铁路、市政、能源等垄断行业。  如何能够让民间资本从无法可依到有法可依,从地下走向阳光?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利时集团董事长李立新认为,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没有相应的管理部门、没有相应的准入门槛、没有合适的运营规范,极易造成民间借贷无序发展,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他还在本届全国政协会上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民间借贷规范化管理制度的建议》。  在两会召开前夕,身为浙江省人大代表的周德文向全国人大有关部门提交了第一份由民间人士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间投资促进法(草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间借贷法(草案)》。“民营经济发展需要《民间投资促进法》和《民间借贷法》的支持保护和规范。金融垄断导致现有金融对民营经济发展对资金的需求供给不足,《民间投资促进法》和《民间借贷法》立法可增加民间金融供给,打破现有金融垄断,提高金融整体效率,引导经济良性发展。”  全国工商联、农工民主党、民建中央也共同提交了《关于强本固基维护实体经济坚实基础提案》。提案建议“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为民间资本投资推开挡在面前这扇门”。  3月5日,温家宝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完善和落实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营造各类所有制经济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环境。  对中小企业家来说,他们已经对新的贷款渠道守望了太久。对于民间资本来说,他们已经对阳光和新鲜空气守望了太久。这次,他们希望不需要等太久。  (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吴晓灵  不允许企业之间的借贷是不对的,这不符合财产的法律关系。但是《贷款通则》禁止了这一点,我们应当修改或者废除掉《通则》。事实上,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也一直在修改《通则》。目前,法院在审理企业之间的借贷纠纷时,还是承认借贷关系的存在,不认为这是无效合同,只是不允许高息。  但现在小贷公司最大的瓶颈是不能吸收存款,他们去银行贷款,给的杠杆率太低,只有资本金的50%,如果修改了《通则》,杠杆率应该能达到2倍,小贷公司就能够发展成村镇银行。现在村镇银行关键问题是,让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控股20%,这就让民间资本的流通有了很大的障碍。其实小贷公司早就允许办村镇银行,这个政策早就有了,但为什么他们不办?因为一旦办了,就要失去控制权。所以我最近在呼吁,一些经营了三五年、状况良好的小贷公司,其实可以去办村镇银行,并且不要把主导权拿掉。  有很多的民间资本希望从事金融业,我们就应该给它一个正当的渠道去贷款投资或股权投资。一个是小贷公司的杠杆率,一个是村镇银行的控股限制,这两条突破了,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就能迈出一大步。  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康  为什么有破产法,他们却不愿意寻求法律保护?因为还不上钱就跑不掉。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恶性追债的情况在民间借贷繁荣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仍有发生,而且并非个例。这类故事背后折射出,民间借贷一定要立法进行监督。民间借贷立法监督,就是要防止借贷背后的恶性催贷和收贷的问题。很多国家的民间借贷是需要登记注册和跟踪的,民间借贷并非可以随便借。  全国政协委员李立新  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没有相应的管理部门、没有相应的准入门槛、没有合适的运营规范,极易造成民间借贷无序发展,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记者李小晓

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杭州哪家医院做输卵管疏通手术好

呼和浩特医院祛除痤疮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