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ampquot老漂族ampquot进城烦恼有不少内心深处常感孤独

发布时间:2020-10-14 09:01:58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帮助带孩子的老人,精神上时常感到孤独,需要家人的关爱。 本报记者 李 鸽摄

天津北方网讯:春节过后,人们又开启了新一年的工作,返程的客流也逐步进入了尾声。在返回城市的人群中,有为了事业和前程而来的年轻人,也有两鬓白发面容沧桑的老年人。一部分老年人跟随孩子来到城市照顾孙辈,日常的任务是接送孩子上学或者照顾学龄前儿童,还要承担买菜、做饭、洗衣等家务,并不轻松。因为年龄大,且生活在异乡,这些生活在城市的外乡老年人又被称为“老漂族”。

随着“二孩”时代的来临,天津市一年的新生儿数量超过13万人。一些家庭幸福地迎来了新生儿,有甜蜜也有烦恼,如何抚养孩子成为家庭的难题,他们不得不求助远在异乡的长辈。他们的父母,本该颐养天年,在故乡快乐地生活,但接到子女的求助,不得不来到城市,成了“老漂族”。数据统计显示,当前全国有1800万“老漂族”,天津的老漂族也超过10万人。他们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生活中是否有烦恼?记者带您走进这个群体。

初衷:为孩子减轻负担

农历正月初六,河南周口的何兴娟大娘就收拾行李,随儿子启程赶赴天津。按照老家的习俗,过年各个亲戚都要走到,然而,何兴娟至少有两家亲戚还没走到,无奈之下,她只得电话里道歉,请亲戚们多包涵多理解。让她这么着急返回天津的是,儿子初七就要上班,孙子初八就要开学,正月初六返津,已是最后的期限了。

何兴娟正月初六晚上到了天津,初七就开始了日常的家务,买菜,洗衣,打扫卫生,还要在家看着6岁的孙子,叮嘱他补完寒假作业。第二天就要返校,孩子的数学作业还没有完成,至少还要写70道算术和15道竖式题,这对于没上过几天学的何兴娟来说,指导孙子写作业真是一个大难题。

何兴娟今年已经62岁了,一直和老伴儿在农村务农。儿子小时候没怎么管教,但悟性好,懂得自己努力学习,这是老人的骄傲。10多年前,儿子考上了北京一所财经类院校,毕业时考虑到北京的生活成本太高,就辗转来到天津就业。

到天津扎根下来也不容易,何兴娟的丈夫不得不在老家打工,到建筑工地干过,在电子工厂帮过工,辛辛苦苦给儿子攒钱在天津买婚房。经过三四年的努力,算是给孩子凑了10多万元的买房钱。儿子和对象也省吃俭用,存下来一笔钱,四处再借一些,勉强在天津买了一间70多平方米的房子。

孙子出生后,考虑到儿子和儿媳妇都要上班,还要还房贷,何兴娟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得帮衬一下孩子,就舍弃了农村无忧无虑的生活,来到天津带孙子。这一来,就五年多了。

提起五年多最喜悦的事,就是看着孙子一天天长大。在外人看来,这家的小孩儿活泼可爱,吃得又白又胖,可背地里,何兴娟付出了太多。从农村来到城市,何兴娟体会到了太多水土不服的难处,她都在默默忍受。

老家空气相对湿润,冬天较冷也没有暖气,但何大娘大半生就这样过来了,适应了老家的气候。还记得初来天津的时候,何大娘最怕冬天供暖后,家里的空气太过干燥,“经常半夜醒来,喉咙里很干,不断地咳嗽”。后来,何大娘慢慢适应,才算过了空气干燥的难关。

第二道难题是饮食习惯与年轻人不同,这也让何大娘与儿子、儿媳妇、孙子一起生活感到很多不便。她的家乡是小麦主产区,日常饮食以面食为主,经常吃的是馒头、面条。而儿子自上大学后,慢慢习惯了吃米饭,而且口味越来越清淡,不吃辣、不吃咸。这让何兴娟有些犯难,调整了三个多月才调整过来。

儿媳妇老家是甘肃的,也是农村地区。在天津的工作不太稳定,收入也不高,因为工作压力大,在家里容易情绪激动,婆媳生活在一起算不上融洽。何兴娟有很多次想回老家,不给儿子带孙子了,让他们自己请个保姆,或者把孩子送到全托班。但过高的花费,让农民出身的她于心不忍,最后又放弃了回家享清闲的念头。

何兴娟看着儿子的生活,盘算着他们的开支。她寻思着,在生活成本高的大城市,年轻人确实很困难。他们多在事业起步期,工资不算高,还要扣掉生活费、房贷,孩子幼儿园的花费以及外面兴趣班的学费等,一个月根本剩不下什么。这就是何兴娟在异乡水土不服,面临很多实际困难,但一直选择坚守在儿子身边的原因,在她看来,能切实帮儿子一家减轻家务劳动,省下孙子上托管班或者请保姆的费用,算是她这位60多岁的农村大娘,对这个家庭的最大贡献,也是她最骄傲的地方。

烦恼:只有家务没有生活

与何兴娟出身农村,来到天津帮衬儿子不同的是,还有一批“老漂族”,他们是四五线城市的工薪阶层,退休后来到天津,跟随孩子一起生活。赵林芳就是这样的老人,她来自东北一座小城镇,在当地的企业工作,8年前退休。退休后的生活相当惬意,她还参加了当地的多种社团,偶尔还出去旅游。

东北的小县城,人们加紧外迁,不少人去沈阳、大连谋生,也有人到更远的南方地区找工作。赵阿姨的女儿虽然在东北一所知名高校毕业,但在东北找一份好的工作越来越难,就决定走出东北,到更远一点的地方求职,最后来到天津发展。

平静的生活,随着女儿在天津结婚而被打破,她不得不跟着女儿一起来天津。记得四年前来天津时,女儿刚结婚,还沉浸在甜蜜中,筹划着要孩子。女儿自幼体弱多病,赵林芳很不放心,决定来天津照顾女儿,做女儿的全职保姆。

女婿在天津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研发部门工作,时常加班,根本顾不上家里。赵林芳的女儿在一家私企工作,虽然不经常加班,但上班的地方离家里太远,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每天上下班,在路上往返就要花去两个多小时。长距离的路程,对年轻人也是身体的考验。

外孙女出生时状况也不好,在医院护理了较长时间才允许回家。从那时起,赵阿姨就需要一个人照顾两个人了,她起早贪黑,在菜市场和家里来回奔波。三个多月的时间,她每天睡觉都不超过六个小时。夜里,新生儿的一声啼哭,她就得马上醒来,护理婴儿。

赵林芳也是节俭之人,但女儿一家在养孩子时却大手大脚花费,这让赵林芳有些看不惯。给孩子买个奶瓶,还要看是玻璃还是塑料的。明明可以用旧衣服做尿布,女儿却从孕婴专卖店花好几百元买回来,用了不到三个月,又扔掉全部买新的。给孩子买奶粉,非要从网站代购海外的,说是这样才最安全。这样养孩子,要花多少钱?赵林芳为此生过闷气。

随着孩子送到幼儿园,赵阿姨稍微有了空闲时间。她却发现,在天津生活得很苦闷。城市人不爱相互聊家常,住在隔壁或者对门的人家也是经常难见到人,最多点头微笑,没有更深的交流。赵阿姨的娱乐活动,就是待在家里看电视。

一年多以前,赵阿姨还能和女儿女婿聊聊天,一起看看电视。后来发现,女儿女婿不爱看电视了,他们下班后爱抱着手机看各种视频。给孩子从网上下各种儿歌,也是在手机上看。慢慢地,三岁的孩子也和大人抢手机了,还会自己下载小游戏玩。看着孩子近距离盯着手机兴致勃勃的样子,赵阿姨心里一阵紧张,这样下去,孩子的视力会不会受到损害?但转眼一看,家里的大人都盯着手机,她不知道从何开口。

慢慢地,赵阿姨变得不爱说话了,只剩下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和做饭、打扫卫生了。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很苦闷,她想和女儿女婿一家出去旅游,但他们很难同时有假期。家里、菜市场和幼儿园,三点之间来回奔波,赵阿姨觉得索然无味。

一天,女儿拿着手机让她看一篇帖子,提醒她注意身体,打开窗户透气时要穿好衣服。她仔细看了一下这篇帖子,也是一位东北老乡,在北京和女儿一家生活,结果因为感冒被夺去生命。这让她有些担心,虽然过去几年自己在天津没生过大病,但自己要遇到这事儿了可怎么办?

寄托:后代能成为幸福的天津人

自2015年放开二孩以来,天津每年的新生儿从10万上升到13万左右。每一个孩子的降生,都需要大人的照顾以及家庭成员无私的牺牲。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的隔代抚养率是世界上最高的,在中心城市,有0至3岁幼儿的家庭中,将近九成有老人参与抚养第三代,有超过75%的祖辈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随着物价的上升,中心城市生活成本的提高,年轻人向老一辈提出帮助抚养孩子,既是亲情的需要,更是现实的选择。因此,越来越多的老人,背井离乡来到城市,舍弃了幸福的老年生活,含辛茹苦地抚养孙辈。他们的无私奉献,应该被年轻人铭记,他们的情感和娱乐,也应该得到关心和帮助。

去年7月起,天津62家医院已经成为异地定点医疗机构,到天津帮助带孩子、随着孩子一起生活的老年人,在这些医院就医可异地直接结算,不用两地奔波看病。这项举措,是这座城市对异地老年人直接和暖心的关怀。

在天津五年多,何兴娟最开心的是孙子一天天长大,而他成人后就是第二代的天津人了,这个家庭将彻底走出农村。她现在的奋斗,是值得的。赵林芳也想着,女儿和后代能走出东北,从小城镇走向大城市,这也是一种向上的迁移,后代和年轻人会记着自己的付出。

年轻一辈求助父母照顾孩子,他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应抽出时间多和父母沟通交流,重大事项听取老人意见,带着他们走出家门,帮助他们适应城市生活。社会保障和卫生部门也应进一步完善措施,促进更多的医疗、社会帮扶机构接纳外地老年人,让他们共享城市发展的成果。

济南看继发性癫痫医院

石家庄燕赵医院治疗外阴白斑费用

广州长安医院照片

石家庄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