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春天怀念海子

发布时间:2020-06-22 14:11:20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春天,怀念海子

春天到来,让我突然迫切地思念着海子。

初春,大地依旧披着微寒的外衣,尽管草木已经开始冒出那嫩绿的新芽,却仍然无法拂去冰凉了一个冬季的忧伤和对春天的一缕疼痛。

这缕疼痛开始于1989年3月26日。是一个春天。“长花短草,贴河而立”的春天。一个叫海子的诗人,选择在山海关,在冰冷坚硬的铁轨之上,让一列奔驰的火车碾过自己的身躯,永远地离开。

他就像是一颗年轻的星宿,争分夺秒地燃烧,然后突然爆炸。

海子死后,骆一禾称他为“赤子”。骆一禾说得对,他迷恋于荒凉的泥土,他所关心和坚信的是那些正在消亡而又必将在永恒的高度放射金辉的事物。黑色的泥土是黑色的眼泪也是黑色的火焰,海子信仰这黑色。他认为“大地苦难而丰盛”,有了土地才有了粮食有了母亲和村庄。“泥土的光明与黑暗,温情与严酷化作他生命的本质,化作他出类拔萃、简约、流畅又铿锵的诗歌语言,仿佛沉默的大地为了说话而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变成了大地的嗓子。”海子的成长背景让他对“麦子”充满了深厚的爱和深刻的痛。

“养人性命”的金黄的麦子拥抱着每一束照射在身上的阳光,它带来了丰收的喜悦,带来了穷苦人家的希望,同时也带来了纯诗歌的感动和幸福的闪电。然而,在阳光下并非没有无阴影的地方,那现实生活中以及精神世界里的阴影就如同黑夜一般阴暗凄凉,躲在太阳的身后,于是忧伤悄悄来袭,无法完全表达的苦闷充溢在心中。“麦子/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

我并没有读完海子所有的诗,但我热爱着海子的每一首诗。流浪、爱情、生存是海子的三次受难;诗歌、王位、太阳是海子的三种幸福。在海子的歌唱中,分明是一种来自纯粹生命深处的神性歌唱。

骆一禾在《海子生涯》中将海子比作取圣杯的年轻骑士。在关于亚瑟王传奇里,这位年轻的骑士为取圣杯而骤然出现,唯有他青春之爱可以拿下圣杯,圣杯在手,骑士便立刻死去。海子,这个渴望飞翔的人,他最后就成了那个年轻的骑士,拿着圣杯,带着对站在“荒凉的山冈上”的“四姐妹”的巨大悲伤和爱恋,勇敢地死去。

从此,他摆脱了漫长的黑夜、根深蒂固的灵魂之苦,“全身的黑暗因太阳升起而解除”,毕竟,他是太阳最孝顺的儿子。

“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论及李煜的词时,引用了尼采这句话。海子恰恰就是用他年轻的血液作为祭奠对诗歌对人类自身作一次巨大的拯救。所以西川说:“中国簇新的诗歌有福了!”

这个渴望飞翔的人注定要死于大地,但是谁能肯定海子的死不是另一种飞翔?诚如美国女诗人西尔维亚·普拉斯所说:“死是一门艺术,诗人的死实际上等于诗人的再生。”因此,一到春天,就有“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复活了的海子就住在他的一所房子里,那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芍药苗

CNC加工

超声波金属焊接机